人人书

重生之小目标全文阅读

人人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小目标

055 给田雨墨的一封信

    高亦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骑着车回家的,路上的这一切她都记不清楚,许多年后也回忆不起来,只记得某个大车的车灯非常晃眼。

    当回到家的时候,高亦然一双美丽的眼睛已经哭得有些红肿。为了怕回家晚,她放学的时候提前走了一会儿,现在回家和平日里回家的时间差不多,并不会引起父母的奇怪,只是这红肿的眼睛又该如何解释呢?

    最终高亦然低着头走进家门,然后不作任何停留得快步回到自己房间里,整个过程都没有看到父母的脸。高母虽然感觉出来高亦然心情有些不好,但没看到高亦然的脸,只是以为她在学校里被老师给训了,不开心,隔着房门宽慰了几句也没再说什么。对现在处于青春期的女儿,高亦然的父母不敢像以前那样管她,生怕引起女儿的叛逆。

    高亦然在床上躺了很久,心中的烦闷一点儿也没有减少,看到桌子上放着的那叠信纸,自从那晚上被校领导抓个现行后,她最近都有点儿心不在焉,东西都没有收拾,书桌还是那天给田雨墨写完信后的样子。

    高亦然很喜欢写东西,这几天内心的苦闷让她心里有着太多想要倾诉的东西。煎熬之下的高亦然坐起来,在信纸上把对田雨墨想说的话全都写了下来,再憋在心里面她会难受死。

    田雨墨同学:

    你好!

    我其实一直很想对你换一个更加亲昵的称呼,可是你一直没给我这个机会。四天前的事情,我也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个结果,只是现在后悔也晚了。但我同样确认了一件事情,我真得很喜欢你,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和你的想象。

    四天前我在表白的时候就在想,如果我表白失败了你拒绝我,我该怎么对你呢?我也有着自己的骄傲。我想,如果你拒绝了我就再也不理你,装作不认识你,然后老死不相往来。

    我也是打算这样做的,但是校长的突然出现改变了这一切,我到现在都忘不了你在把事情承担下来时的那个微笑,正是那个微笑击碎了我所谓的自尊心,让我摒弃掉我之前那可笑的打算,纵使你不肯接受我,我这辈子也是非你不嫁。

    但这个微笑,却也让我丧失掉在校长面前站出来的勇气,让我处于焚心蚀骨的后悔之中,明明是我闯下的祸,却让你来替我承担这个后果。我和你不一样,我的父母虽然一直鼓励我,但都对我的升学之路不抱有希望,但你却可能通过学习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三天我过得非常煎熬,我很后悔在被老师抓到时没有站出来把事情说明白,我知道我是在害怕,我那所谓的骄傲,不想让同学们知道是我在追求你,同时我也害怕让父母知道我在谈恋爱。这三天的时间我一直在反思自己,我当时把实情说出来又能怎样呢?是我在追求自己的爱情,谁愿意笑话我就笑话去吧,我不在乎。父母又能怎样对我呢?最多不过责怪几句。

    当时我为什么就没有站出来把事情说明白,而让你一个人独自承担这些责任呢?我后悔自己的懦弱与无耻,让你一个人去面对本来和你完全无关的一场灾难。

    但这件事情也让我明白,你对我是有感情的,尽管你给我的并不是你全部的感情,但这部分感情也值得我去为你付出一切。

    我想和你好好再谈谈,我喜欢你,哪怕你有喜欢的人,只要你能接受我,我什么都不在乎。然后抱着这个想法,我去你家了,在你家里见到你的母亲。你的母亲对我态度非常恶劣,但是当知道你出去打工之后,我感觉整个人都崩溃了。

    打工这两个字,我想想都觉得难受。第一次听说时是在初二,班上一个农村的女同学突然不来上学,说是去南方打工,当时我心里就非常难受,尽管我和那个女生没什么交集。后来我有个堂哥不想上学,在我父亲的小厂子里干了几天,便再也不提打工的事情,甚至学习成绩都好了。

    我去过我父亲的小厂子,昏暗的车间,刺耳的金属切割声,油腻的机油,脏兮兮的工作服,偶尔还会发生的事故,我都不想再去第二次。你不应该在外面打工,而应该坐在明亮的课堂里学习,然后考上一个好的大学,找一个好工作,然后过着光鲜亮丽的生活。

    其实我很羡慕学习好的人,可能因为自己学习不好,在很小的时候,也曾经想要找个学习好的人做丈夫,这个幼稚的想法早已经忘记了许久,但现在我又捡起了它,我就是喜欢你。

    我向你保证,如果我们在一起,我将再也不像四天前那个晚上那样懦弱,我愿意和你一起面对一切的艰难困苦以及贫穷,永不后悔!永不退缩!我说到做到!

    没有任何的草稿,高亦然一气呵成写完这些。不过信还没有写完,高亦然却又哭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滴答在高亦然的信纸上面,将刚刚写上的字全都淋得模糊起来,这封写给田雨墨的信都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寄到他手里,通过极其敌视自己的田母根本是不可能的。

    2000年刚开始的这个时候,QQ还没有普及,哪怕是经常上网的高亦然也还没用过这个软件,手机就更不用说,最多也就有个家庭电话。想要联系上一个人实在太麻烦,哪怕是毕业时和同学们签了同学录留下联系方式,也很有可能再也联系不上。

    高亦然甚至都担心,自己这辈子都可能再也见不到田雨墨,难道要让自己抱憾终身吗?

    哭了一会儿后,高亦然无力得趴在书桌上,任由眼泪滴在桌子上,就在抬起头来时,她的眼睛恰好瞥到挂在旁边墙上的挂历。

    高亦然抬起了头——现在离过年只有一个月,哪怕是外出务工,田雨墨一定会回家过年的,到时候一定要见到他!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