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烟冥望阡陌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烟冥望阡陌

第三一零章 大一统·最后一战(六)

    腊月二十五日,大宁冀王萧湛攻破浦口镇,而后萧烨下令大宁颍州长孙氏、淮左安抚使左庆两军齐发对金陵合围。

    东海安简亲王这次意识到事情麻烦,想要沿海岸线撤退,谁曾想滕寒所辖水师封锁海岸,松江海岸亦被大宣封锁,东海人陷入死地。

    东海人中安和岛和九岛将士联合对安简亲王发动军变,绑缚安简亲王在金陵西门开城投降,至此中原战事基本结束,令人咂舌的是接受金陵受降的人竟不是萧烨,而是冀王萧湛。

    “烨儿很是稳重,懂得取舍,这最后一战的荣誉竟然主动让给了萧湛。”萧彧手中拿着文书颇为满意的说道。

    “恐怕冀王是投靠了颖王了,陛下还觉得欣喜吗?”仲柔兰提醒道。

    “无妨,我已遣太子先行回金陵准备了,顺便全面接管受降仪式,至于颖王,这几年辛苦了,劳苦功高,我已经决议让他留守洛辰,以国号加赐宁王。”

    “国号加赐,你好大的魄力,你这是要看着自己的儿子开战啊!”仲柔兰颇为鄙夷的说道。

    “你也不用说话这样阴阳怪气,锦衣麒麟来报登陆东海四岛作战中有一个仲老,你可知是谁?”

    “陛下有所指就说出来吧,我们之间没必要说话这样文雅,我也好奇,这个仲老是谁?”仲柔兰大致猜出来那人是谁,仲氏之人除了他蒙琰也不会留他给予重任。

    “仲凡!”

    “那又如何?仲凡原本就是二哥的师兄,他当年下落不明大概率是被二哥俘虏了,二哥为人一向亲善,又是故旧,仲凡在宣军中效力有何不可?”

    仲柔兰虽是猜到了,但心中多少是有些不悦的,她不是对仲凡的背叛不爽,而是对蒙琰左右人心的能力不爽。

    汉阳城中蒙琰和顾清风围着火炉,一边吃着清汤小锅的羊肉,一边喝着青梅酒,帝后二人如同民间夫妻一般相处好不惬意。

    “七郎,中原战事已经结束了,于庆宇的大军陈兵北岸,你还是打算再谈一次?”顾清风问道。

    “谈,这不是我想谈,是萧彧想谈,我明白他想干什么,不就是为稳固洛辰的地位而已。”

    “您打算亲自去谈吗?”

    蒙琰摇摇头,抿了一口酒后砸吧着嘴说道:“我干嘛去,我打算后日启程去襄阳,谭忌在那里等我,洛辰不可能这么轻松就让他拿去了。”

    顾清风眉毛一挑,既然蒙琰没有被萧彧吸引就好,现在两军沿江对峙,唯一可能开战的地方就是大河诸城,首当其冲的一定就是南阳和洛辰。

    “嗯,这次臣妾就不随您前去了,战后事务颇多,多少人家没了丈夫,失了孩子,我得尽力去安抚,还请您明日请商国郡公进宫一趟。”

    顾清风确实现在比较关注战后安抚的事情,多年战争,中原十室九空,哪怕是大宣一直稳定民生发展,但国库空虚已然摆在眼前,犒劳大军的事情还得请涂山氏帮忙。

    “清风,皇室内藏库中的钱银全部拿出去吧,反正我们也用不上多少,你带头出了钱,那些个大家族,商家也会出钱的,这样的话也能缓解压力,涂山胤元这些年也是难为他了,刚好,海棠园给他的定的封号也下来了,明日一并给了他,也算是一种酬劳了。”蒙琰说话的时候多少有些难为情。

    “封号?现在是不是太早了些?”顾清风疑问道。

    蒙琰摇摇头,说道:“不早,待战事全部结束之后就要进行大封赏,他们这些提供粮草军资的人是没有资格评级的,所以啊!趁这个机会先把他们的封赏定下来,到时候也不会显得突兀,也不至于寒了心。”

    顾清风点点头,说道:“还是你想的周到,确实,按照国朝定下的规矩他们是没有资格参与评级的,这时候以你皇帝的特权给予他们是对的,妾身愚钝了。”

    “你少来,我能给他只是虚衔,你这位皇后娘娘给的才是实惠的,能多给些就多给些,规矩这东西是为了约束小人的,不是为了冷心人的。”

    大宣帝后的心思与大宁帝后的心思截然不同,因此对于军前各人的看法也是不同的。

    “殿下,陛下这是有意而为之,您也不必难过。”皇帝的圣令让萧烨很是吃惊,储诚知晓萧彧的意思,但也不好去评论帝王的做法,只能劝慰。

    “我以为我如此退让父皇会懂我,可是呢?呵呵,天家啊!生在天家,唉!”此刻的萧烨竟有些心灰意冷。

    “殿下万万不可这么想,陛下此意也是在纠结您与太子该如何自处,如果受降仪式让您主持,太子的身份就等同于被废了,陛下之前赐封庆王已经让朝臣多有猜测。”

    “难道有才能,有能力就要被这样对待,大宁朝臣会怎么想,让你们这些追随我的人怎么看?”萧烨心中突起了一种不好的情绪。

    储诚听闻后大惊失色,一边微微摆头一边小声劝道:“殿下!不可!这种话不能再说了!”

    萧烨一个尴尬,而后定了定神,冲着储诚拜道:“小王莽撞了!多谢储相提醒!”

    “嗯,殿下,洛辰留守也不是不可为,西京还在甘大将军和明将军手中,您只要好好经营洛辰,如果有机会平定大河,这大宁西部的军政都尽在您一人之手。”储诚鼓励道。

    萧烨想了一下而后谨慎的说道:“储相,本王有一言还请不传六耳!”

    储诚一愣,有些警惕,说道:“殿下,请!”

    “本王意在一统天下,扫除阴霾,还天下清明,若只是一个藩王我是不愿意的。”

    储诚心中一颤,好久没见到这样的人了,这样自大却自信的人,这条路并不好走。

    储诚毫不犹豫的说道:“殿下,老臣愿为您扫除障碍!”

    萧烨伸出手,储诚一愣,而后两掌相击,达成协议。

    “储相,本王留守洛辰之后最先面对的就是南阳,听闻大宣派了谭忌前往南阳,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做?”约定既成,那就得为未来考虑了。

    “殿下,谭忌此人老夫有所了解,战前曾与宣松搭档在大河为祸,而后周策一事被调回成都出任陈之庆的副手直到现在,从这里面看起来他颇深宣皇信任,宣皇用人一向有章法,所以此人定然不可小觑。”

    “本王也是这么认为,但是从父皇的态度看对谭忌颇为轻视,我们到了洛辰之后需做打算,储相可有良策?”

    “嗯,殿下,调明聿将军为洛辰军参将,您觉得如何?”

    “明聿?他若是能过来本王倒是心安,但是父皇有旨意让明聿随甘铭大将军清扫北慕,彻底安定北方,这一时间是肯定无法调回来的。”

    “大宣将领中除了陈之庆和余赓外,其他人明将军都能应对,若是明将军不能脱身前来,老夫一时间倒是想不到有谁更合适。”

    “廖仁湘如何?”

    “廖仁湘?呃,恕老夫愚钝,还请殿下明言。”储诚一时间实在想不到这个廖仁湘是谁。

    “邺城郡守廖仁湘,当年随兵部尚书吕清晨归附的人。”

    “殿下,此人有何过人之处吗?”储诚还是不理解。

    “廖仁湘原本是吕清晨副将,归附之后便任命为邺城指挥使,后大战开始邺城便成了成济等人的粮草重地,多年以来邺城从未有过乱象,不然幽都诸郡早就被东海人攻破了,此前本王在幽州督师时发觉此人有内秀。”

    “能得殿下青睐肯定是过人之处的,仅凭邺城的功绩迁调不是问题,但是任洛辰军参将老臣以为陛下不会同意。”

    “父皇让我领洛辰留守,留守麾下洛辰、汝阳、荥州、孟州四军都挺本王调令,先把廖仁湘调任宁王府参军如何?”

    储诚想了一下,说道:“此举甚好,殿下受封为宁王,封地就是洛辰,您在洛辰的府邸是要齐备的,老夫等人都有朝职,不能久侍殿下身边,能有个知心人用也是必要的,至于这廖仁湘是否真的有能力,在殿下身边会有体现的。”

    萧烨这边谋划着,太子萧宁也没有闲着,他在发怒,暴躁,毫无储君形象可言。

    “端木!本以为父皇会对颖王有所限制,现在竟然封他为宁王,还做了洛辰留守,我这劳什子太子有什么用!”

    “殿下,万不可再说此话,若是传到陛下耳中可是会对殿下大不利的。”

    端木阳对这个太子实在是没办法,但已经为他效力了,只能陪他继续走下去,这太子虽说性子阴晴不定,但有一点好处,对信任的人那是一百个放心,端木阳等人也是因此才尽心辅佐。

    “端木,你说,本宫该用什么办法弄死他!”

    “殿下,宁王现在风头正盛,陛下也是有意为之将他发配到洛辰的,未来与伪宣那边开战洛辰和沿江都是重点战地,所以洛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老臣以为殿下还应该上书陛下给予洛辰以支持,以彰显殿下兄友弟恭。”

    “本宫帮他?端木,你没搞错吧?”

    “殿下,给他支持也刚好让我们的人进入洛辰看着他,未来战事起让他做殿下的先锋和伪宣拼烂了,对殿下是有利的,还有老臣认为殿下的位置稳固全在陛下一念之间,只要陛下不动别的心思,殿下的太子之位就是安全的。”

    萧宁虽然纨绔,但却也不傻,想了一下,虽然不甘,但还是忍了下来。

    “那就让他得意吧,这些事你来安排,过几日的受降仪式你也看着办,本宫没那么心思问这些糟心事!”

    “老臣领命。”

    “对了,还有庆王那边你得看着点,别让这小子再误了我们的大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