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骑砍之龙与领主全文阅读

人人书 > 玄幻奇幻 > 骑砍之龙与领主

第二章 沙漠之中的争斗

    第一个诺德皇家侍卫倒下的,他在砍死了五个红衣卫士之后,终于那一把锋利的弯刀割中了自己的脖子,脆弱的脖子上面并没有防护用具,这也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弱点。

    第二名诺德皇家侍卫也接着倒下来了,他的铠甲已经被锋利的弯刀给割破了,那一把结束他生命的弯刀捅进了她的肚子里面,他的肠子被弯刀得死死的搅动,紧接着他口吐鲜血,红衣卫士抓住这个机会,左右两边进行夹击,将这民诺德皇家侍卫给杀掉了。

    红衣卫士这一种悍不畏死的精神,不仅是红衣卫士拥有这样的精神,诺德皇家侍卫也是同样的拥有这样的一种精神。

    哪怕前方已经倒下了数名诺德皇家侍卫,剩下的那一群诺德皇家侍卫也是同样的悍不畏死的向前冲锋的。

    双方就这样杀得尸横遍野,而在一边,沃尔斯和法尔维娅似乎并没有关注眼前的这一切。哪怕自己的士兵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他们都只专注着眼前。

    其实,自己的士兵正在不断的死亡,他们是有目共睹的,只不过他们都清楚只有干掉眼前的那个人,才能够结束这一切,如果想让自己的士兵减少流血的话,那就需要他们迅速的解决掉眼前的对手。两个人现在已经过招一百多个回合,他们兵器的碰撞声不绝如耳,如同天边的瀑布一般,在这漆黑的夜晚里面,形成了一阵独特的金属音乐。

    不过相信,这一段音乐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欣赏的,法尔维娅的长枪随着时间的流逝,速度渐渐开始变慢,两个人因为多次交手,体力也开始渐渐流失,法尔维娅的长枪的速度已经开始减慢了,但是沃尔斯的速度又何尝不是呢?

    在这一处战场的各地,这一幕也发生在拉克曼和艾米瑞达等人的身上,时间在流逝,很快胜负便会分晓。

    噗嗤!

    一阵剑刃穿过血肉的声音弥漫在这漆黑的夜晚的上空,附近的萨兰德叛军似乎有些震惊的。

    “啊!”

    乔尔斯一阵呐喊,一把巨剑砸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尽管他拥有着坚固的铠甲,但是巨剑的主人强大的力道还是将他的剑刃砍进了他肩膀当中的血肉之上,他的右肩如同被火灼烧一般,鲜血从伤口处不断涌出。

    可是,他的对手却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你…居然敢这样!”

    双手戴着铁环的战士,他的巨剑砍在了乔尔斯的肩膀上面,但同时,他的血液从他的口中喷到他的双手上面,他的铁环被染成了血红色,其中有着乔尔斯的鲜血,但是更多是他自己的血液。

    他满脸不可置信的将自己的头慢慢向下移动,只见乔尔斯的长剑已经刺进了自己的胸口,即使自己穿戴的重型铠甲,他那一把长剑还是穿透了铠甲刺进了自己的血肉当中,使得自己的身体遭受莫大的损伤。

    他的意思渐渐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了。

    “不…本来不应该这样的。”

    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的身体开始变得松软起来。耳边只听见乔尔斯的声音。

    “你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但可惜你还是差了一截,我的长剑已经刺穿了你的胸口。”

    带着恐惧与满脸的不甘,巨剑战士就这样倒下了,他本来是叛军领主手下的一位得力悍将,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会倒在这里。

    乔尔斯用右肩换来了巨剑战士的死亡,不得不说实在出乎这一名巨剑战士的意外。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在这一名巨剑战士身边的叛军都惊慌失措,萨兰德士兵的士气得到了极大的振奋,他们纷纷追杀着这附近的萨兰德叛军。同时诺德勇士拥有了更大的斗志。敌将的死亡鼓舞了这一群士兵的斗志。

    这里的战场所发生的一切,法尔维娅和沃尔斯也是同样关注着。

    有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对于法尔维娅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不过好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败局给扭转了。

    在城墙上面的某一处,那一名拿着萨兰德长剑,身上并没有任何突出的特征的将领,此时已经把他的长剑给去刺进了马尼德的左腿里面,马尼德捂着他的左腿,那一把长剑已经压在了他的脖子上面。

    只需要这一名剑士轻轻扭动他的长剑,那么马尼德很快就会面临着死亡。

    “很不幸运,刚才我的同伴已经死在了你的同伴的剑下,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却是反过来了,对不起了,我不想要带来更多的死亡。”

    他似乎是一名好人,至少他这样的说法彰显的他好像厌恶战争一般。紧接着他把长剑轻轻抬起,这是准备斩首马尼德的动作。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利刃直接刺向她。如果说这名战士不移动她的身体的话,那么他就会被这一把利刃所伤害。为了让自己能够避免流血,她扭动自己的身体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也就是这样,使得马尼德免于死亡,在马尼德身边的几名诺德勇士赶快过来搀扶马尼德想要将他营救出战场,他毕竟是沃尔斯手下的指挥官之一,他的死亡相信是沃尔斯不愿意看到的,另外几名诺德勇士掩护着马尼德,因为有许多萨兰德叛军已经围了上来。刚才挺身而出拯救马尼德的,正是曾经在格瑞福斯国王手下做事的双杀。

    和双杀对战的那一名战士,随后就赶到了双杀的面前,这一个时候,双杀不得不同时面对两个人的进攻。可是好在乔尔斯已经打败了他的对手,尽管他的肩膀已经受了伤,但他还是挺身而出赶过来帮助双杀。

    可是乔尔斯是不会就这样轻松的到达目的地的,一根长长的铁棍突然就横在了乔尔斯的面前,乔尔斯停住了自己的脚步,看清了来人的面貌。

    他的对手原本是沃尔斯手下的霍格思,但是乔尔斯左看右看也没有发现霍格思的身影,看得出来眼前这一个使用铁棍的将领已经把霍格思给打败了。

    “和你作战的对手了?你已经把他给杀掉了?”

    乔尔斯问道,霍格思毕竟也是沃尔斯的手下,他也是自己的同伴,无论如何都不想看见霍格思的死亡。

    “半死不活罢了!我把他打下了城墙,不过可惜不是朝外面那个方向,死没死我也没去细看,但是现在你已经杀掉了我的一个同伴,血债血偿,就让我来当你的对手。”

    她甩动着自己手中的铁棍,那一杆铁棍大概有4/5成年人身高那样的长度,随着她甩动手中的铁棍,呼呼的破空声传了过来。乔尔斯可以看见他的铁棍上面带着浓厚的鲜血,那很有可能是霍格思的鲜血。

    这是一场惨烈的战争!

    沃尔斯在和葛瑞福斯国王作战的时候也没有遭受到如此大的损失,至少他的军队手下的那些将领级别的高官都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但是看着现在,马尼德已经身受重伤,霍格思更是生死不明。

    就在乔尔斯准备和这一个铁棍将领作战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乔尔斯先生,这里就交给我吧,你去营救马尼德。霍格思已经被杰姆斯先生救了下来,你就放心的去吧。”

    乔尔斯回头一看,就看见班达克拿着他的盾牌和长刀出现在乔尔斯的身后。

    班达克擅长使用弩箭进行射击,对于近身搏斗可能并不是很擅长,如果现在让班达克来对付眼前的敌将的话,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不过,班达克向乔尔斯递去了一个相信我的眼神。乔尔斯心领神会,也就不再继续追踪下去。

    乔尔斯奔跑的速度很快,他没有回头看班达克一眼,只是他相信班达克一定能够战胜眼前的那一个对手。

    铁棍将领看着眼前出现的新的对手,他很是看不起眼前的班达克。

    “又来一个送死的吗?”铁棍将领这样说着,丝毫不留任何的情面,这明显激怒了眼前的班达克。他左手拿着盾牌右手挥动着手中的长刀,像一个普通士兵那样冲上前去。

    一场激烈的战斗又一次发生了。

    乔尔斯奔跑的速度很快,这一次再也没有任何人挡在他的面前的,很快他就跑到了马尼德所在的位置,他已经被几名诺德勇士给救了下来,前面的几名萨兰德叛军已经被乔尔斯给干掉了,他望了一眼带着痛楚的马尼德,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之后,就继续和城墙上面的敌人作战。此时,沃尔斯手上的另一位女性也已经踏上了战场。

    凯瑟琳用的一把普通的大刀,双杀和凯瑟琳紧密配合着,他们面对的对手分别是使用萨兰德长剑的将领和一个使用两把弯刀的将领。双杀原本是和那一个使用双持武器的将领对战在一起的,而凯瑟琳则继承马尼德的位置,继续对战那一个手拿着长剑的将领。

    乔尔斯跑到战场之后,发现自己这一方已经严重处于劣势了,不为其他的,凯瑟琳只能勉强上战场而已,他并没有马蒂尔德那样强劲的体魄,但是几十年来的行军生涯还是给予了他一定的战斗经验,也就仅仅能够在那名敌将的手下过个几招。不多时,她身上穿戴的皮甲就破了好几个口子,同时也有一些不深不浅的伤口。渗出鲜血的伤口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他身上越来越多。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乔尔斯也不多话,忍着自己身上的伤痛加入了战斗当中,他手中的大剑猛地挥向了那一名敌将,但是他感知能力超乎常人,手中的长剑扭过一个奇异的弧度回手便挡住了乔尔斯的攻击,两把剑刃一经碰撞,震动的力度立刻通过手臂传到了乔尔斯的肩膀上面。

    “啊!”

    乔尔斯发出了一声虚弱的叫声,这说明他的肩膀有让她难以忍受的疼痛。

    “既然已经身受重伤了,为何还要执意踏上战场?”

    这名将领对乔尔斯说到,他的脸上带着一种肃静,仿佛这句话是在劝告乔尔斯不要再踏上战场的。现在他只是一个伤员。

    乔尔斯咬着牙,他眼中迸发出悍不畏死的勇气。这已经说明了他并不会因为自己肩膀上面的伤口而有任何的退缩。

    “敌人还没有完全的消灭,我就不能够退下战场。”

    “好!你很有骑士精神!可是我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因为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谢了!”

    乔尔斯回过头,对着凯瑟琳说道:“你就暂时先退下吧,马尼德霍格思已经身受重伤了,他需要有人能够照顾他们,这里就由我来应对。”

    凯瑟琳虽然十分不愿,但他也知道留在这里并不能帮上什么忙,因此在得到乔尔斯的指示之后,就立刻退了下去。

    临走的时候他看了一眼乔尔斯身上的伤口,不知道这道伤口是否会阻碍着他战胜他的敌人。

    乔尔斯在这一次战斗当中又一次参加了战斗。在旁边的双杀和他的对手,也已经打得热火朝天,两个人依旧是不分上下,虽然说之前的时候,这一名双持战士因为一个漏洞暂时让双杀逃离开了和他的战斗范围,使得双杀能够去营救马尼德,这不得不说是双持战士将领的一次最大的败笔。

    “不错的战士,和我一样使用的双持武器,现在没有人再来打扰你和我的战斗了,很快我们将分出胜负。”

    双持将领这样说道,双杀似乎没听见他说话一样,依然是那一副严阵以待的表情。

    这样的表情出现在战场的各处,杰克的对手,抡起大斧准备直劈他的脑门,不过可惜他的速度慢了一节,杰克躲过了这一次攻击。

    钉头锤破开空气呼呼作响,雷萨里特灵敏的身手躲开了他的攻击。

    另一方面,艾雷恩的对手,手中拿着手半剑和盾牌,尽管说这一套武器在大陆上面并不是什么特别的组合,几乎任何一名骑士都会掌握这一套组合的攻击方式,但是,眼前的对手却是攻击力,并且动作滴水不漏,与人交战的过程当中没有丝毫的破绽。

    城墙的最北边,一个身穿着黑袍,拿着匕首的将领正在和克雷斯对战,这一名将领的打扮倒像是一个刺客而不是一个冲锋陷阵的勇士,在他们身边萨兰德叛军和沃尔斯的手下都给他们空出了一定的空间,匕首虽然短小,但是挥动的速度极其快,克雷斯拿着他的武器同样短小的一把短刀,这名刺客模样的将领面对克雷斯不停的发出一阵怪笑,仿佛想以此来影响克雷斯的观察。

    不过,克雷斯倒是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更加集中注意力和对付眼前的这个怪人。

    在他们的不远处,一把明晃晃的军用镰刀,不停的向下斩击着,在他面前的是沃尔斯手下的另外一位将领尼扎,尼扎使用的一把弯刀,已经被军用镰刀给砍出了几个口子。足以说明这一把军用镰刀锋利异常,如果现在尼扎能够腾出手来的话,他一定会拼命挠着自己的脑袋。眼前的这一个人穿戴着厚重的铠甲,无论从哪个地方进攻,他的铠甲总能够给他抵挡一部分的伤害,而且他本身就皮糙肉厚,普通的弯刀攻击对他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而他自己挥动着他手中的军用镰刀的时候,如同死神一般恐怖。

    “这家伙真是能够和死亡之镰德鲁里有得一拼。”

    德鲁里使用的是一把标准用的收割的镰刀,而眼前的这一个人,使用的是一种长柄镰刀,两个人的镰刀造型虽然不同,但是攻击力却同样迅猛。

    见识过死亡之镰德鲁里的尼扎,这个时候面对眼前的对手,根本就无从下手。

    和尼扎一样的,法提斯同样陷入了苦战。

    那一位似乎是特殊挑选出来的萨兰德马穆鲁克,他使用的那一把铁杖,逼得发法提斯只能够进行防守。厚重的铠甲,提供充足的防御,法提斯无从下手。另一方面,那一名使用标枪的将领,远程和近战都具备,罗尔夫拿着他的斧头尽管占据了上风,但是却不是为何,罗尔夫总是没能够伤害到另一名将领。

    而且打着打着,他总是能够跑到一个距离罗尔夫比较远的地点,然后将他手中的标枪投掷出去,如果罗尔夫不能够小心一点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被标枪给射中,一旦被标枪给射中,就不能够再一次组织下一次的攻击,紧接着这一个标枪降雨就会再次投掷出他的标枪。不过幸好,罗尔夫并没有让他得逞,他的标枪一次都没有射中她自己。

    这算是沃尔斯的手下将领当中少数的几个占据上风的人了,另一方面,贝斯图尔的对手,使用的是一把轻快的双手弯刀,双手弯刀的速度本来就快,在这里我也向你的手中,挥动的速度更是奇快无比,贝斯图尔只能够勉强和他打成一个平手,贝斯图尔是一个标准的库吉特的人,说实话,他更擅长骑射,他并不适合肉搏。不过现在沃尔斯手下的每一个将领都参加了战斗,那些不擅长肉搏的将领只能够躲在暗处进行射击,毕竟叛军已经杀上了城墙,贝斯图尔虽然他的弓术能力比较突出,但是肉搏能力依然不弱,此时,用人之际只能够勉强将它排出来对战敌方将领。

    沃尔斯手下最强的将领艾米瑞达,和拉克曼也打得平分秋色,马蒂尔德和格兰雷的情况大同小异,佩恩斯对战的弗朗辛,弗朗辛尽管是一个女人,但是对过佩恩斯这个大男人的时候依然不落于下风,而更让人惊奇的是那一个藏在沙漠里面的影视丹齐。他手中的那一把宝剑,已经完全破开了马特森的防御。

    “想不到我居然输在了武器装备之上!”马特森似乎想要将所有的罪过都归结到自己的武器装备不好,丹齐的流沙已经破开了他的防御,他的长剑也已经被砍出了好几个口子。

    “不,不是因为这样的,你要明白,战斗不仅仅是要依靠武器,而还是要依靠着自己的战斗水平。”

    丹奇对着眼前的马特森说道,这对于马特森来说就是一个莫大的侮辱,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在说他是一个弱者,一个只会把自己的罪过全部都赖在武器装备的身上的弱者。

    可想而知这对于马特森来说的话就是莫大的打击。

    “你说的很对,是我的思想有所懈怠,如果我的剑术能够才高明一点的话我就不会这样了。”马特森到了这个时候只能苦笑,他现在已经完全败了。

    丹齐现在只要一招就可以把他给杀掉。

    “你要杀了我为什么还不动手?”马特森突然问道,对于他这样的一个战士来说的话,从他踏上战场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毕竟是一个人都会死亡的,他已经看见了自己的许多同伴的死亡,如果他还不能够接受死亡的话。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