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陵山全文阅读

人人书 > 玄幻奇幻 > 陵山

第八十二章 这驴怎么回事儿

    这天,还是这天,未见得更为暖和许多。

    东二区喧腾依旧。车如水,马如流。

    如果非要说有所不同,那就是近来每日清晨,东二区的喧腾显得略微有些许拘谨。

    街上的商贩,路上的行人,在面对唐宰辅时,都多了几分恭谨和小心翼翼。

    毕竟,力将还在唐府门外守着。

    力将守门!自带荣耀与威严,唐家也算是占了陵山有史以来的独一份。

    唐家门外,常有目光瞟视。

    唐术未婚,如果不是罗剑青还在门外守着,估计光是媒人都能踏烂唐家的大门。

    .….….…

    陈柏醒来是在五天以后。

    没有什么锲机,没有什么玄秘,就像是一觉过后,自然醒来。

    不过醒来之际,陈柏心里闪过一个强烈的念头,那就是一定要弄清楚岱山石刻和这方世界的联系。

    还有就是他来到陵山到底只是巧合,还是背后有人有意为之。

    说到底还是,他并不甘心沦为别人的棋子,被人操控着命运。

    不过那些都是可以往后慢慢考虑的,眼前的情景和人,才是让得陈柏尴尬和头痛的。

    .….….…

    有道是,最难消受美人恩。

    柳思思憔悴的模样。脸颊的泪水淌过的痕迹。略显有些凌乱的头发。那突然的,欣喜的神情。仓促间起身时,那稍显僵直的身体。

    这一切陈柏都看在眼里。

    他有点儿明白柳思思的心意了。可是,呼吸之间,心脏的律动时刻都在提醒着他,他的心里已经容不下第二个女子。

    陈柏双唇轻启,望着柳思思,突然失语,不知该说些什么。

    .….….…

    不过好在尴尬只在片刻间。

    不待二人开口。罗剑青便突兀的出现在二人身侧。

    “陈柏?”陈柏能够这么快醒来罗剑青也是多少有些意外,眼神中透露出几丝赞许。

    不等陈柏回话,罗剑青继续说到:“我叫罗剑青,书院的教习。”

    陈柏是见过罗剑青的,新生入学时,唱名的就是罗剑青。齐衡给陈柏的符牌也是罗剑青的。

    不过就凭罗剑青刚刚突然的出现,陈柏就知道,罗剑青并非普通的教习,而是力将。

    陈柏从床上坐起,并无什么大碍,只是有些虚弱,一旁的柳思思见状连忙上前扶着陈柏。

    “罗教习好。”

    罗剑青见陈柏坐起,并没有阻拦,他看得出来,陈柏恢复得不错。

    “等你好一些了,可以直接去书院找院长。”

    “关于魏谋的事儿,书院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话音刚落,罗剑青便没了身影。

    .….….…

    “书院肯定是要去的。”陈柏心里想着。

    不过并不是要书院什么交代。

    只是他想知道魏谋,那个大男孩儿,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对他动手。

    虽说对魏谋的了解算不上多。不过,他不相信魏谋会无缘无故的想要取自己的性命。

    因此,他料定这背后肯定是有人指使。

    陈柏一直以来都是自诩非君子,报仇不隔夜。

    因此,不管是谁在背后借刀杀人,他都一定要揪出来,弄个明白。

    .….….…

    罗剑青的离开并没能给这屋里的宁静过多的喘息的机会。

    罗剑青刚离开,唐术便火急火燎的赶来。

    看到陈柏无恙,唐术慌张的神情明显放松了下来,朝着陈柏行了一礼,唤到:“陈先生。”

    这时,陈柏也在柳思思的搀扶下,下了床。

    他朝着唐术抱拳施礼道:“多谢唐兄。”

    虽然他还是没弄清楚为何唐术对他的态度会有这么大的转变。但是,在陈柏看来,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能抵消救命之恩。

    接着,陈柏又转向身侧的柳思思,他不敢看柳思思的眼睛,惶恐触及那一汪深情,只能讨巧的盯着柳思思脸颊垂下的发丝,说到:“多谢柳姑娘。”

    .….….…

    九歌城。

    九歌,也算陵山很是西边的城市了。

    九歌城再往西便是巴克城,再往西便是草原,再往西便是对星山,再往西.….…

    九歌城外,哀草如烟。

    毕竟是还没入春。野草残破的,焦黄的躯壳,任得风玩儿弄,由得马蹄践踏。

    不过也快入春了。芦苇忙着托路过的风向周围挥洒着种子。

    .….….…

    芦苇荡。

    一过风,就会掀起一层浪。

    十一匹马,咀嚼着周围的芦苇,吃得津津有味。破损的马蹄,脏乱的鬃毛都在控诉着这一路的艰辛与不易。难得闲停下来,马儿们也显得十分惬意。

    在群马一旁,闲逛着一只无缰的灰驴。灰驴鄙夷的望着眼前的这群畜生,不时的朝着不远处瞟了又瞟,嘴里不停的叫唤着:“儿啊,儿啊。”

    同时,还不忘了竖着耳朵,捕捉着芦苇浪声中,夹杂的谈话。

    “大哥怎么办,这群人明显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为首被唤作“大哥”的人,虽是盘坐着,不过也不难从其身上看出些铮铮铁骨的味道。

    魁梧的身材,浓密的眉毛,坚毅的眼神。

    只见“大哥”点了点头,说到:“是冲咱们来的。”

    “不过这些商会的反应有些慢啊,现在才来。”

    这时一旁有人出声问到:“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是把这群人清理干净,还是.…”

    “继续向西!”“大哥”出言打断道。

    “现在来的人未必就齐全,继续向西清理贼匪,看还能不能钓上几条大鱼。”

    .….….…

    小黑子明显长了个儿,看上去颇是精干,不过皮肤还是黝黑,眼神中仍是有些藏不住的狡黠。

    听到“大哥”说继续向西,连忙把屁股往前挪了挪,望着“大哥”开口说到:“大哥,继续向西就到巴克城了。”

    说到这儿,小黑子搓了搓手贱笑到:“到时候能不能.…”

    这时,一旁的众人望着小黑子的窘态哄笑到:“哈,哈,哈,小黑子又开始想媳妇儿啦。”

    .….….…

    夜幕降临,芦苇荡里已是没有了众人的身影。只留得浪声随风四起。

    突然,芦苇荡里出现一个人影。

    唐永仁望着众人离去的方向,眼里满是诧异,喃喃自语的说到:“这驴是怎么回事儿。”

    因为融精的特殊性,唐永仁自信力将之下,无人能识破他的隐身,当然也要除开叔山烈。

    可是今天,这头灰驴至少朝他看了数十次。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