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史上最强县尉全文阅读

人人书 > 心理哲学 > 史上最强县尉

2331泥泞

    拽着马匪头目走出地洞外,卢聪便朝着半空射了一个信号弹。

    很快护卫便赶来,一行人将马匪头目带出鄂陵湖。

    安邑县城东。

    一处军营内。

    叶弘见到马匪头目。

    此时他就跪在自己脚下。

    叶弘拿眼打量着这个胖子。

    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这样人会成为马匪头目。

    看起来也太普通了。

    和电影中座山雕那样悍匪相差太远了。

    「两张地图都验证过了?」叶弘扫了卢聪一眼。

    「都验证过了,是真实的」秦广补充了一句。

    叶弘点了点头,「还不错,但想要我们放过你,你还必须要为我们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还请城主明示」马匪头目十分惊恐眼神盯着叶弘。

    「你别害怕,只要你好好做事不会有人害你的」叶弘说着,从卢聪手里拿出两个信封交给马匪。

    「我要你把这两封信交给波娘山的人,记住一定要亲手交给他们大头领才行」。

    马匪头目接过两封信,急忙揣入怀中,「我一定完成城主交代任务」。

    说着便要起身。

    却被卢聪一个箭步追上,按住。

    马匪头目惊恐眼神盯着叶弘问,「城主,你不是说不杀我吗」

    叶弘轻叱一声,「我是不杀你,并未说过要这么轻易放你走」。

    说着他便给卢聪使了一个眼色。

    卢聪一把揪住他脖颈,然后用力扒开他下巴,将一枚药丸塞进他嘴里。

    「这是一颗毒药,每日都会发作,若没有解药,你就会溃烂而死,好吧,现在你可以走了」

    叶弘随意挥挥手。

    劫匪头目却不肯离开,急忙跪在叶弘脚下苦苦哀求说,「城主大人,你放心,我绝不会背叛你的,你就给我解药吧,我不想死」。

    被劫匪头目哭诉有些心烦,叶弘随手丢给他一盒红色药丸说,「这些足够你活命一个月的,记住到时必须回来,我才能给你真正解药」

    说完,叶弘便转身离开了。

    只留下卢聪和劫匪头目彼此对视着。

    「将军,帮我求求情吧」

    「你还是老老实实办事吧,我们城主是不会亏待自己人的」说完,卢聪也扬扬手走了。

    此时只留下马匪独自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不久之后,他无比沮丧起身,走到马匹前,翻身上马纵身冲出竹林。

    他走后,卢聪和叶弘一起转出来。

    「大人他会上当吗?」

    「他不会发现那毒药是假的吧?」。

    「不会的」另外一个方向,王衍走出来。

    「我的丹药一日不服,便令他痛苦不安,他绝对会遵从的」。

    听到王衍的话,卢聪便不再忧心了。

    因为他知道王衍可是科学院首席化学师。

    他的话就不会出错了。

    「事情都办妥了吗?」叶弘转身盯着王衍。

    「城主放心....一切都是遵从着一比一规模复制出来的」

    王衍拍了拍胸脯保证说。

    「这就好」叶弘点了点头,转身吩咐卢聪。

    「把金沙消息散出去....务必要让娘波山那帮人知晓」

    「是」卢聪双手一抱拳便带着两份假地图离开竹林。

    卢聪走后。

    叶弘拽着王衍在竹林旁坐下。

    「王衍兄....这几日感觉如何?还适用外

    面生活方式吗?」

    从怀中摸出一个酒壶递给王衍。

    他接过酒壶喝了一口才道,「什么适用不适用的」

    叶弘听出王衍情绪略显低落。

    「我让人把你丹房也搬进城主府内,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开启炼丹炉」

    王衍摇头,「不练了,不练了」。

    此时王衍像是看透人生便无趣。

    似乎什么事情都吸引不起他注意力了。

    无论是权势,还是炼丹修道,都似乎对他失去吸引力。

    看到这个样子王衍,叶弘内心十分自责。

    他是自己来到西晋第一个改变历史人物命运轨迹。

    那时只是处于一种猎奇心理,并未想过当事人感受。

    眼下王衍和历史上那个真实王衍相差太多了。

    叶弘觉着有些对不住他。

    于是便想尽办法来弥补。

    务必要给他找些事情来激发起内心早已熄灭热情啊。

    不然他就彻底颓废了。

    于是他便起身,拽着王衍朝着一处竹林内茅屋走去。

    当他们登上竹楼最高处。

    叶弘推开竹门。

    王衍诧异眼神扫视着里面。

    「城主你这是何意?」

    叶弘指了指那高台上耸立支架,以及上面悬挂着那只硕大桶状物品。

    「你去看看,或许可以发现另外一个不一样世界」

    叶弘以鼓励眼神盯着他。

    王衍依旧是一脸平淡摇头,「我不感兴趣」。

    「先别把话说满,看一眼又不会少些什么」

    似乎不愿意违逆叶弘意思,王衍就踱步来到平台上。

    然后将眼睛对着那个千里镜望去。

    对于望远镜,王衍并不陌生。

    因此他懂得如何去驾驭千里镜。

    只是当他目光触及到镜中世界一瞬间。

    他整个人就犹如触电一般震撼了。

    他激动手臂都在发抖,甚至连身躯也克制不住抖动起来。

    他一边转动着千里镜,一边惊愕吼道,「这里面是真实世界吗?是真实存在的吗」

    叶弘站在一旁抿唇一笑,「如假包换的真实」。

    王衍痴迷转动着千里镜说,「原来天宫还有的是这些巨大无比石球,难道是神仙用来建造宫殿的?还有那是什么灰蒙蒙,还在发光」。

    「那是星云」叶弘便从一旁解释说。

    「其实准确说我们以及太阳还有脚下这片大地最初形态都是来自于星云,他是行星,恒星摇篮,也是万物孕育之母....」。

    「对了,行星就是咱们脚下大地,恒星就是天上太阳」

    「天啊.....他们好多啊,宛如大海砂砾一般多,你说什么?这里面石球就是大地?」

    王衍惊诧抬起头,一脸茫然表情盯着叶弘。

    「没错....你在天文望远镜内看到那颗最大石球就是月亮,之后的还有火星....他们其实都和咱们脚下大地一样,只是大小略微不同而已」

    「这不可能」王衍极度崩溃眼神扫视着叶弘。

    「大地乃是厚土娘娘用希壤所造,而太阳乃是九支金乌所化....」王衍用力摇晃脑袋。

    「王衍兄...你真以为世上存在什么厚土娘娘吗?那只不过是人们幻想出来神话世界而已....」

    「而我让你亲眼所见才是真实世界真实宇宙」叶弘就是要打破王衍思维中某些东西,来彻底激发出内心好奇。

    「不可能

    ....你一定是用了障眼法的,不然我不会看到是这些东西」王衍一脸难以置信模样。

    「那么你觉着应该看到什么?是神仙,仙宫,还有玉帝?」叶弘也轻蔑冷笑一声。

    「无论如何也不该如此...」王衍沮丧摇头。

    「其实千里镜的原理你也清楚...这个天文望远镜只是比那个更大一些而已,原理相差无几,既然千里镜里面看到一切你们都相信,为何天文望远镜内看到一切,你们又选择不信了?」

    王衍沉默了,表情显得极度扭曲。

    叶弘也再去刺激他。

    因为有些事情不能太过了,万一把他搞傻掉了就不好了。

    王衍似乎内心在做天人交战,他一会儿表情痛苦,一会儿又眼冒金光。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王衍再次起身,走到天文望远镜前,俯身望去。

    下一刻,他便用那种怅然语气说,「原来天穹这么博大,大地这么渺小,甚至连太阳也很渺小.....人类在这浩瀚宇宙星空中,简直就犹如一粒尘沙...」

    啊,王衍这一番话,彻底把叶弘震惊了。

    他这只是一眼,便得出如此结论。

    这天分,简直不是人啊。

    这一刻该轮到叶弘怀疑人生了。

    王衍越是看,越是精神,最终他竟然痴迷地忘记吃饭,忘记睡觉。

    若不是叶弘把他强行拽走,他能在这里呆上数月。

    「观察宇宙有的是时间,眼下安邑县还需要你,等你处理完了事务,保证让你看个够如何?」

    见王衍有些恼火,叶弘急忙辩解说。

    「好吧.....我要你也给我建立一个天文观测台...记住要比你的更加好」

    王衍哀叹一口气甩手推开叶弘。

    「好,只要王衍兄可以帮我把安邑县治理走上正途,别说一个天文观测台,就算十座也满足你的要求」

    看到王衍终于开始有些之前那种沉迷炼丹样子,叶弘知道真正王衍终于回归了。

    面对这样大能,叶弘根本不需要去操心他如何处理事务。

    因为他一定会处理比你要求更好。

    这一点从安邑县街道上那些迥然秩序,还有账目清明便可知道。

    安邑县有了主心骨。

    叶弘心中一块大石也就落地了。

    于是他便把心思都放在对付波斯勇士,以及开采金沙上面了。

    要想开金矿,最难不是怎么开采,而是如何保密以及运送。

    要知道那些金矿可都在鄂陵湖范围内。

    哪里本就是马匪老巢,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开采金矿。

    那需要动些脑筋才可。

    于是叶弘便和卢聪筹备一些商队来做掩护。

    他们运送出去时是物资,回来车上装载的就是金沙。

    还有需要在矿区布置洗矿区,以及淘金区。

    这些都需要安排人来秘密建造。

    于是叶弘便找了一些流民将其眼睛蒙上,然后用马车转晕了才送去矿区。

    直到他们干完活才会被以同样方式送回安邑县。

    因此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干活。

    一切都做的极其隐秘。

    当第一矿金沙开采出来后。

    叶弘亲自去见证了这些金沙纯度。

    那一颗颗黄橙橙小豆子,看起来就像是希望种子,让叶弘喜爱不行。

    终于有了源源不断财源。

    于是安邑县停滞下来建设,以及新科技研发,还有招募新兵都开始

    提速。..

    首先便是武器再一次革新。

    这一次需要对手雷改进。

    之前手雷都需要点火装置的。

    改成自动拉线触点方式。

    其原理就是事先埋藏火药于点火点,将白磷藏匿于拉线内。

    只要白磷燃烧后,便会引燃火药,便可产生爆炸。

    这种简单点火方式,使得手雷发射速度加快。

    甚至可以当成主力武器来使用了。

    手雷爆炸方式也做了改进,不再是纯粹用黑火~药来填充。

    而是加入一些液体炸药,使其威力提升数倍。

    此时手雷一枚便可炸飞一匹三四百斤重战马。

    除了手雷,还有弩~弓炮。

    这是最新研制出来。

    在每一个弩~弓前方帮一个小型炸药包,以弩~弓激发出去。

    产生剧烈爆炸。

    其威力只比远程小火炮小一点。

    成为极其恐怖杀伤力武器。

    只是眼下能够操纵这样小弩炮的士兵并不多。

    最让叶弘报以期待的,还是真正火炮。

    这是经过数次改良之后,以秦车作为蓝图,建造而成长距离奔袭远程火炮。

    其个头也就和秦车相差无几。

    其炮口足足有两米长,其内可装填铜壳炮子,那是包弹扩大版。

    其威力比之前土炮要大,射程也更加远。

    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后坐力,每一次炮车发射后,便会产生如三头牛一起后冲阻力。

    使得站在车上炮手承受极大反作用力。

    因此他们根本无法凭借自己力量站稳,只能被强行固定在炮车上。

    这就使得炮手处境极其危险,因此炮手不仅需要体质好,还需要随时替换,毕竟一个正常人最多能发射七八炮便要替换,否则会造成内伤。

    为避免炮手损失,叶弘让人定制了很多防具,还制定规章制度。

    那就是炮手必须在射击八炮之后轮换,一个炮台后背是个炮手,随时替换。

    这样就使得这种炮台并不能大规模生产配备。

    毕竟炮手数量限制它的扩张。

    不过哪怕有着重重限制之下,叶弘也自信凭借这新一波装备升级就足以让安邑县新兵无敌于西晋。

    鄂陵湖畔。

    泥泞沼泽地上。

    两只骑兵正在对冲。

    当一方跃过沼泽,另外一方则会阻截。

    双方便在这沼泽地内相互厮杀着。

    「波娘山的人很不赖啊....」

    秦广握着一把长矛,整个人横跨在车辕上,大咧咧指点着对阵双方。

    「只可惜他们装备太差了点,若是换上咱们秦兵装备,肯定可以把那些波斯勇士打得满地找牙的」。

    「将军咱别光看他们,忘记了咱们任务是什么」在他身后一个族老模样的人,不停催促他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