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为什么它永无止境全文阅读

人人书 > 科幻灵异 > 为什么它永无止境

第一百八十六章 青年

    黎各发出一声长长的“嗯……”,但并没有觉察出什么不妥。

    引路的男人留意到身后两人没有跟上,也原路退回,来到司雷身旁。

    “他们很美,嗯?”

    “……呃,是的,”司雷点了点头,“照片上的这两位是?”

    “坐着的那位是罗博格里耶先生的学生,一位天才的密码学家,身后的那位我有点不记得了,不过他俩在我们中间非常有名……是令人羡慕的一对。”

    “……是吗。”司雷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看来你们内部并不避讳性少数——”

    “是‘青年之爱’,女士,”年轻男人立刻纠正道,“不要称呼我们性少数。”

    “……青年之爱?”

    “这要从另一个话题说起,”年轻男人低声道,“您知道,想要从一个女本位的社会中彻底脱离,对一个男人而言有着重重的困难,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最难度过的就是青年时代。

    “青年时代,外部的社会时钟在敲打,内部的繁衍本能在苏醒……所有声音都在告诫一个男人去成为供养者,可一旦服从这个声音,男人们就将迷失自己,彻底成为家庭的养料……”

    黎各稍稍靠近司雷,“他说什么东西呢。”

    司雷摇了摇头,“先听他讲完。”

    “……而‘青年之爱’,正是罗博格里耶先生给出的终极解法,也是真正破除所有桎梏的伟大实践。”

    “你提到的青年,其实是指男同性恋者……我可以这么理解吗?”

    “并不准确,但你确实可以这么理解。”年轻男人稍稍昂起了头,“因为这种情感完全脱离了低级的繁衍需求,青年的爱是炽热的,高贵的,它完全指向对真理的追求。青年之爱不同于肉身的欲念,后者常常使我们迷失,使我们被动物性的本能所奴役,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蹉跎一生,无法再踏上自我成就之路。”

    “……所以你们鼓励男性爱上男性?”

    “不能这么说,因为从更深层的角度,这并不是个人的爱憎,我们真正鼓励的是一条通向自由的道路,因为在实践了青年之爱以后,我们才真正做到了与女本位世界的脱离——”

    司雷皱起眉头,“什么意思?这是在将个人的性向也视为一种政治手段吗?那你们如何对待队伍中的异性恋者?强迫他们也爱上男人?”

    “你错了,女士,这也是为什么我始终不愿以‘同性恋者’来称呼我们的原因。异性恋、同性恋……这些都已经是陈旧得不能再陈旧的观念了,您是否承认,人的性向存在一定的流动性?比起二元的对立,它更接近一种光谱,它并不是非此即彼的。”

    “所以你们认为性向是可以人为扭转的?”

    年轻男人摊开手,“既然它是流动的,那它为什么不能朝我们渴望的方向流动呢?”

    司雷在原地怔了片刻,但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在通过技术实现男性的生育自由的时代,罗博格里耶所划定的社会框架之下当然不会有女性的位置。

    一切与女性相关的符号都将消泯,而后,新的符号填占原先的位置。

    “……我还是有点不理解。”司雷忽然开口。

    “您说?”

    “刚才的宴会上,女性乘客可比男性乘客要多得多,”司雷望着他,“至少就我的观察,大部分男人都带着三四个女伴,如果真要实践什么‘青年之爱’,那你们——”

    “观念的翻转绝非易事,”年轻男人转过身,重新开始朝上走,“许多事情,都需要一步一步来。”

    “这趟航行,也是其中的一步吗?”

    男人露出一个微笑,没有回答。

    ……

    “我重申一万次,我永远敬重罗博格里耶先生,他永远是我人生路上的伟大导师,但我们可以仔细想想,他的坚持给他带来了什么?”

    “……暗杀,”赫斯塔低声道,“你是想说这个吗?”

    罗伯瞪大了眼睛,“殉道也是荣誉的一种,而且是最大的荣誉。”

    “好吧,你想说带来了什么?”

    “带来了无休止的争议和误解!”罗伯厉声道,“他是一个高贵的人,他以为人人都同他一样高贵,但并不是!

    “有些人,终其一生也不会有什么崇高的理想,即便听到了伟大理念也不会受到感召,对这些人而言,成为供养者就是他们能够做到的、最好的事。

    “这些可怜的男人啊,就这样被自己的家庭榨干,他们自己在家里畜养女人和孩子,安于那一点点做人上人的虚荣,他们一辈子也理解不了来自黄金时代的呼召,让这种人醒来、加入我们的队伍,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残忍。”

    “看起来你并不厌恶旧秩序,”赫斯塔的语气中透露出不耐烦,“你甚至不向往罗博格里耶先生描绘的那个、真正的伊甸。”

    “那样的伊甸并不存在,赫斯塔女士,你知道为什么吗?”

    “哈,因为你更相信多数人的现实,”赫斯塔笑了一声,“我算是听明白了,你所谓的现实就是安于现状——”

    “不!”罗伯激动地挥起双手,“罗博格里耶先生的终极目标实在过于极端,但他在过程中使用的手段却非常高明。我要做的,是找到真正的调和之法!让超然的归于超然,凡尘的归于凡尘——”

    “什么手段呢?”

    “以绝不容忍的态度,容忍女性作为一种缺陷存在。”

    “有点绕,”赫斯塔轻轻挠了挠耳朵,“说人话。”

    “想想黑铁时代与青铜时代的女人吧,她们的日子难道不比白银时代的女人要凄苦许多吗?但为什么她们反而更懂得忍耐,能够遵从古老的道德?

    “事实上,当一个女人被允许坐进大学的教室,她们就会开始想,这个地方怎么能没有女教授呢;当一个女人能够和一群男人进入同一个会议室,她们就会开始期待由自己来主持整个项目……这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这难道是女人的错吗?我要说一句公道话——这完全是人之常情,发生这种变化,完全是因为男人们没有守好自己的位置。”

    (本章完)
网站地图